温则为白

啊……那个,我是白霜!
也可以叫我霜霜/
在各种坑里来回跳跃/
渴望交流/
如果你跟我熟我就产你吃的cp!
现在大概会产雪香,狛苗,潇黑/
并没有特别严重的洁癖/
门牌是1477225868/
期待敲门,记得注明是lof来的/
等待能给我提供梗的人扩列/
来找我玩也来者不拒/
说我无所谓,说我的亲友和cp不行/
不是很喜欢王者荣耀/
over

是一只置顶

圈名是白霜,如果想表达亲近可以叫霜霜吧?平时中等程度的忙,如果特别喜欢会扩列骚扰,大概会是你在的时候我基本不在的情况,但是在的话会秒回。

混的圈子很杂,从不出坑,每天都在考虑今天看那个cp。会产粮的cp大概会放在简介里,改起来方便。

特别小孩子脾气,是个女孩子,底线是不要在我面前吹我的雷点,同时不要被我知道你踩我吃的cp,可以考虑逆但不考虑拆,拆的话也是all我喜欢的角色都可以:不要贬低我的亲友,同时我很讨厌别人骗我或者放我鸽子,基本骗我这样的就拉黑名单了。

爱好是画画,唱歌,同时会做手书和游戏!我好想找个稳定的合作伙伴啊,呜呜呜。

可以跟我提提意见,会酌情采纳,如果关系一般建议不要提关于我本人的,文章的还是私聊就好,评论来讲的话温和的语言也行。

迫切的希望能有人跟我聊天,希望有人能提供梗。如果你跟我关系好我就会勤于产你喜欢的cp的粮。

企鹅门牌是1477225868
微心门票是x77775x

我,木得粉丝,木得人缘,还木得钱(╥╯﹏╰╥)ง

没了ヾ(๑❛ ▿ ◠๑ )

潇黑「梧桐花时」

文中有逻辑问题,希望不要太较真

类似梧桐花开时并不是新生入学的时间。以及自我感觉还是略有ooc,昨天补完的古古怪界,有点把握不好性格见谅。

希望观看愉快,可以的话还是想要个小红心。

大家中秋快乐(*>◡❛)

洁白而又略带淡黄的花瓣从空中飘落到地上,带着淡淡的清香,不出众,却甜兮兮的。几朵花瓣落在潇洒哥的身上,他身上的挎包斜斜的,里面装着满满的书。整个人被各式各样的书籍坠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。不过他的确可以算是弱不禁风,但自愈的速度却出奇的快。

哼着小曲,脚下有时无意的踩到几朵梧桐花瓣。潇洒哥出神的想着今天中午该如何哄骗懒的饭,身上的挎包差点掉落地上,让他诶了一声急忙抓住包的带子,不然这满包的书籍岂不是就要散落于这人人皆过的小道。

可惜人生而在世,怎么可能事事如意。一位紫发的男子看见眼前的人,不屑的撇了撇嘴,快步走上前去,轻撞了潇洒哥一下,虽然对潇洒哥的身体无碍,但却恰好使那挎包落地,满包的书籍也就这么撒了出来。

“同学,做事小心点啊~”

紫发的男子嘲讽的勾起嘴角,轻声说了一句。随后,便又加快步伐离开了此地。

“弟弟!”

潇洒哥呆愣在地,似是无助的样子冲着男子的背影喊道,手也半伸不伸的垂在空中,甚至忘了最常做的画个圈圈诅咒你。

但紫发男子明显并无搭理潇洒哥的意思,早就快步离开,背影也渐渐远去。

直到喜过来看见潇洒哥这幅无神的样子,拍了拍他。潇洒哥这才回了神,然后看着满地的书籍,开始收拾起来。

喜似是看不过眼,招呼了其他人一起帮潇洒哥收拾,但潇洒哥整个人仿佛失了神,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潇洒哥是转学生,来的时候喜虽然只是有求于他才开始认识他,但喜渐渐也觉得潇洒哥是个不错的朋友,他像现在这样的样子是真的少见。

喜不由有些担心,但还是没说什么,毕竟今天是迎新仪式,他作为学生会会长还是需要上台演讲,只是拍了拍潇洒哥的肩膀让他清醒点。

匆匆收拾了书,潇洒哥却没了之前轻松的心情,背着书匆匆回到了教室。

等到迎新仪式的时候,一个令潇洒哥意外的身影却出现在讲台上。继喜之后,那个紫发的男子走上了台,潇洒哥的瞳孔一阵剧烈的收缩,便是早上被潇洒哥称作“弟弟”的人。

他是那样的张扬,不似小时的软糯乖巧,但偏偏却又符合这一切的要求,于是他成了新生代表。

潇洒哥注视着他,他转头,像是也看见潇洒哥了一样。

旁边的梧桐花被突然剧烈而又奇怪的暴风刮落,些许像是遮住了那紫发男子的脸,令潇洒哥看的不真切,仿佛这一切都是在梦中。

这下可好,回到教室,潇洒哥本就心不在焉的状态这下更是连课都听不进去了,满脑子都是自己的“弟弟”,自己的弟弟因为过于调皮,和自己以及邻居起了冲突,一气之下,离家出走了。

虽然自己弟弟不是紫发,但那张脸,那张和自己可以算是一模一样的脸,让潇洒哥确定那绝对是自己的弟弟。

雨来的是这么突然,正直大家吃饭之时,潇洒哥心知自己那弟弟怕雨,面带笑意的找喜了解了那个紫发男子的班级。

喜看他显然正常了不少,而且他也并无做些什么过激的行动,也就告诉他了,不过在他走之前还是叮嘱了一番潇洒哥,叫他不要惹事。

潇洒哥点了点头,然后就心情轻松的撑着伞下楼去找自己的弟弟了。虽然还不能真正确定,但也是八九不离十了。

「黑大帅吗?果然是你啊」

到了黑大帅的教室外,大多数的人便是早已跑去食堂吃饭了,也只有些许学生,像懒那样不贪吃的却贪睡的,会留在教室,还有会是专心于学习之人,还有嘛……

便是像自己的弟弟这样莫名怕水的人,想到弟弟,潇洒哥的心情甚好,探头望向教室内。不出所料,黑大帅果然还在教室内,似乎是在认真看书的样子,但显然他的心情并好不到哪去。

“黑大帅!弟弟!”

听到这个称呼后,黑大帅的眉头皱了皱,拿起本厚实的书走向门外,入眼的就是潇洒哥那欠揍的笑容。

大概是梧桐花香气在白天演讲是沾染在了黑大帅身上,他走出来时竟带了些许淡淡的幽香。

潇洒哥就在门外这么贱贱看着黑大帅,果然还是一个没忍住,黑大帅把手中厚实的书卷成一个棒状,狠狠地砸向潇洒哥。

“诶诶,弟弟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的血肉至亲啊~”

看着潇洒哥这迅速的躲闪身姿,黑大帅眉头微挑,开口说道

“你竟然还记得我这个弟弟啊?当初逼我出家的时候想过吗?”

潇洒哥听到这话愣了愣,躲闪不及,就这样被黑大帅打了一下。这力度可是算不上轻,潇洒哥本来就像个蛋壳一样,虽然不像蛋壳一样脆弱,但还是容易受伤,就这么被打破了手臂。

“弟弟,我对不起你,原谅我吧,给你打我行不行。”   

潇洒哥毫不犹豫的就把自己的胳膊伸到了黑大帅面前,看着他已经有点出血迹象的手臂,黑大帅嘴上强硬着说道

“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” 

手上却暗暗收了力道,潇洒哥感受着身上的力道明显减轻了,就嬉皮笑脸的冲着黑大帅说道。

“我就知道弟弟果然还是个好人。”  

黑大帅不爽的红了耳根,又打了几下潇洒哥像是解愤,但这力道明显是一下比一下轻。

“弟弟”

潇洒哥突然严肃的语气让黑大帅有点慌张,他严肃的脸色也让黑大帅有一种仿佛要降下天灾的感觉,然后潇洒哥轻松的开口道

“弟弟,我一直喜欢你”

听到这句话,和潇洒哥突然放松的语气,黑大帅一时跟着语气走了,点了点头,之后才后之后觉的明白过来。

“什么?”

黑大帅的脸从耳根一直红了脸颊,却听潇洒哥笑嘻嘻的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。

黑大帅像是沉默又像是拒绝般就沉默着不发一语,过了许久,久到让潇洒哥也没了嬉皮笑脸的心情,然后就见黑大帅轻轻点了下头,然后他就快步走回了教室。

如果不是潇洒哥一直注视着黑大帅,否则说不定根本看不到这个点头。

本来都跟自己做好心理准备被拒绝的潇洒哥,听到黑大帅的话开心的可以算是一蹦三尺高,然后又兴冲冲的跑到黑大帅的教室门前说道

“弟弟,明天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啊!”

梧桐花,情窦初开的年纪,虽不一定能相伴永久,但却是最美好的时间。

晴后雨落「狛苗」

「巨ooc,日向出场可能有点多」

「是警察狛苗,还是个初中孩子有什么细节就放过我吧」

「按照的是中国警察来所以巨ooc了已经」

「天知道我后来发现不知道怎么形容水坝有多绝望,尤其在起名字!」

「早知道就不换了…删改了6遍」

「是的删改了六遍就是这个垃圾玩意我的错qvq」

「希望可以看的开心」

“好了!大家辛苦了!”
带着笑意的声音远远传来,正在整理这次报告的苗木也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。
大概是对工作报告过于认真了,苗木反倒没有注意到身后逐渐逼近的黑影。
“嘿!苗木!你在这里啊?”
肩膀被重重的拍了一下,背后突如其来传来的声音是熟悉的前辈。苗木刚办完案子突然绷紧的神经,在转过头确认后终于放松下来。同时在心中放松般的叹了口气。
苗木面冲着自己的这位前辈微微一笑,同时略带那一丝不满的说到
“日向君,下次请不要这样了,很吓人的”
日向也反应过来,自己大概是打扰到了这位后辈的工作与放松,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笑到
“抱歉抱歉,毕竟这个案子实在太过棘手,解决了有些兴奋。”
“嗯,从日向前辈你的声音就能听出来了。不过你不去和大家一起庆祝,过来找我没问题吗?”
苗木对着日向说到,同时把自己正在整理的这份报告交给日向,甚至还把报告折皱的角抚平,才交给日向。
日向看了看苗木,却突的一拍自己道
“啊,就是因为这次案子实在太棘手,七海说她请客去庆祝,我是来邀请你一起的。不知不觉就聊起来了啊…”
苗木显然有点惊讶和犹豫,随后便又微笑着拒绝了日向的邀请
“抱歉啊日向前辈…我和狛枝君约好了今天要约会,所以不能跟你们去庆祝了。”
看着说完这一段话的苗木,脸不红心不跳,甚至连得体的微笑都还保留着。想想以前,苗木可是一个稍微调戏一下就会脸红遁走的孩子。
日向发觉,自己当初把苗木交给狛枝简直是,不,就是自己做过最错误的决定,当初纯洁的如一张白纸的苗木已经一去不复返了…
如果苗木知道日向的想法的话,大概会笑出声来,毕竟自己刚刚认识狛枝前辈的时候,就被他吸引了。
嗯,虽然是那幅温柔的假面。但经过了解,苗木能感觉的到,狛枝并不是那么讨厌的人,他聪明,细心。只不过对希望有一点狂热的热衷而已,其实追根究底还是个好人。
日向看了看苗木,这明显走神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想起了狛枝。莫名感到可惜,便不由小声嘀咕道
“真不知道狛枝那家伙是上辈子修了什么福德,才能遇到苗木这种人啊…”
而苗木虽然可以说是在走神,但毕竟身为警察,苗木的警惕性还是不错的,而日向又离得苗木这么近,苗木自然是把日向的话听的清清楚楚了。
“日向前辈,不要这么说狛枝君啦,明明我总有一种你们应该关系很好的样子的感觉…”
苗木这次则是格外认真的盯着日向的眼眸说到,看了看苗木,日向算是给苗木投降了,转而思考起来。
不过日向果然是想不到狛枝撕去那幅假面还有什么好的。咂了咂嘴,不由打了一个寒颤,然后拍了拍苗木的肩膀。
“苗木,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觉得,但我和狛枝是不会关系很好的…”
刚准备再劝上日向几句的苗木,看着日向那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,暗暗止住了自己的举动,似乎是想起什么来看了看手表。
“啊!抱歉日向前辈,我大概要失陪了,如果我再不走就要和狛枝君失约了…庆祝会玩的开心!”
看着眼前冒冒失失跑走的后辈,日向感觉果然苗木就算脸皮变厚了,却也依然是自己以前那个可爱的后辈。于是冲着苗木吼道
“约会顺利啊苗木!要是我倒不一定,但苗木你就算迟到大概狛枝也不会说些什么的…”
不过说到这里,日向貌似又想起被狛枝疯狂嘲讽的日子,便又是一脸气愤的表情,让看到的七海格外好奇又是发生了什么事。
这边苗木刚刚离开日向,却为自己该去哪里找狛枝犯了愁,而且自己也并不知道狛枝君到底干没干完工作,今天虽然是周六,但却意外的发生了很多案子,而狛枝刚好是去水坝处理命案了。
保守起见,苗木还是打了一个车去水坝,如果狛枝做完了工作,那苗木就会迟到,但如果狛枝还没有处理完,那苗木就可以一起帮他了。
万幸,狛枝这边的命案似乎还没有处理完全。现场外围,一个个警卫在来回的巡查,身上穿着一丝不苟的警服,看来倒是没有人来现场搞事。
狛枝就在警察们包围的最里面,也是最贴近现场的地方。
仔细看去,狛枝表情略带着严肃,但更明显且更多现于脸上的则是不爽,附近除了一个明显对狛枝有着爱意的小警察便无他人。毕竟他身边一副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总而言之,狛枝现在的心情简直就跟刚刚目睹希望被绝望亵渎了一样不爽。而且那个亵渎希望的人还不是自己。
看着即使这么不爽也勉强坚持工作下来的狛枝,苗木暗暗笑出了声。
如果狛枝此刻选择转头望向苗木的方向,那他大概能看到这样一副景色:
浅褐发的少年身着和其他警察无异的警服,脸上带着一丝淡笑,此时正拿手试图掩盖的样子。
原本干干净净的警服因为来回奔波,虽粘上尘土,此刻却被风吹的仿佛身边闪烁着磷粉,犹如刚刚现世的精灵。
正午阳光虽然正是最剧烈的时候,此刻却是透过青叶,分散的撒在苗木身上周边,平白填了几丝朦胧感。
可惜,狛枝此刻正由于和苗木失约的不爽,根本就没有转头看向别处去看风景的心情,自然错过了这幅美景。
而苗木则是走向维护现场的警卫,向他们说道
“你好,我是编号078816的警察苗木诚,希望协助你们,可以让我进去吗?”
在苗木说着此话的时候,同时也拿出自己的警察证,向着看守的警卫微微一笑。
警卫们倒是没被这一笑给看愣,而是公事公办的详细对照了警察证和苗木的信息,确认无误后却是和苗木聊了起来。
苗木之前是有想过直接让狛枝带自己进来,不过这样会打扰到狛枝的工作,而且自己去找狛枝的话大概还能给狛枝一个惊喜。最后苗木果然还是决定自己出示证件进来了。
倒是办案的狛枝仿佛感应到什么一样,抬头看了一眼最外围的警卫,招呼身边那个一直留下的实习小警察道
“那边发生了什么,你去看一下,如果有闹事的来告诉我”
随后便扭回头去自顾自的工作了,他可是还想跟苗木好好的约会啊。
小警察还在被自己喜欢的前辈叫到的开心中,就迷迷糊糊的去到了苗木那边。
到了苗木那边,小警察才发现苗木也是一个警察,但转头看了两眼和警卫们聊的开心的苗木,原本打算回去向狛枝复命的行动却硬生生制止了。
原因无他,实在是苗木和两位警卫谈话的样子太过美好,一个小小的少年混在几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里,不仅没有被这些看不起所谓什么小白脸的老警察们蔑视,反而聊的其乐融融,怎么看都很有违和感。
狛枝这边刚刚做完现场的所有工作,正打算休息的时候,才想起来自己派出去的小警察似乎还没有回来。一边想着现在的后辈这么没有敬业精神了吗,一边向那边走去。
“啊,狛枝前辈!”
小警察正拉着苗木聊的开心,突然就发现苗木头顶的光是不是被什么东西掩盖了,略微抬头,才发现是自己那位严厉帅气的前辈。
看着眼前的小警察捂嘴不敢说话的样子,再配合刚才对方喊叫的那一声,自然不难想到来者是谁。
“唔…原来是苗木君啊,我说为什么他们这边吵吵闹闹的呢。苗木君的人缘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呀~”
随着和苗木相仿的声音的下落,苗木立刻感觉到了自己的背上似乎压上了些什么。同时有两条胳膊穿过苗木的发丝,转而虚虚搭在苗木肩上,时不时还摆弄一下浅褐色的发丝,再捏捏脸。
无奈的笑了笑,苗木微红着脸冲着对面显然是十分震惊的小警察点了点头,随后出声向身后的人问道
“狛枝君你的工作做完了吗?”
随后他顿了顿,转而用一种极其小的声音对着狛枝说道
“而且不要在大庭广众这样啦!看那个女孩子的眼神,你吓到人家了。”
狛枝看了看眼前明显由惊讶转为呆滞的助手,就知道对方肯定是明白了。然后不屑的撇了撇嘴,在又捏了苗木的脸,确认对方快要忍无可忍后对着苗木的耳朵说道
“那又有什么关系,像这种都没有领取正式警官证的人不过是希望的垫脚石罢了,垫脚石怎么能对希望指指点点呢?而且你看,这个女孩子不是挺高兴的么?”
说罢,狛枝还冲着苗木的耳朵吹了口气。看着苗木脸上的红霞迅速蔓延到耳朵,狛枝收回了搭在苗木肩上的手,理了理自己的衣服
“工作倒是做的差不多了,只差一部分了。但毕竟今天是个晴天,多少先让我休息一会吧,毕竟苗木君都过来了,当然以陪着恋人为第一……”
“好了!狛枝君别说了!”
脸色已经爆红的苗木就差给狛枝来一拳好让他闭嘴了,面前的小警察已经一脸信息接受量过载无法运行的样子,趁着小警察失神的情况,苗木立刻拉着狛枝离开了现场。
愣是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力量把狛枝拉走的苗木,现在捂着通红的脸坐在水坝附近的椅子上思考,几朵云飘过,悄无声息的让阳光由盛转衰,于是浅薄的阳光铺在苗木身上,又像是为他镀了层金。
狛枝就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苗木,原本只是单纯的欣赏,却因为细风的转大而无奈回神。
此时苗木也从思考中抬起头来,脸也退了烧。天空中随着苗木的抬头又多了几朵泼墨的乌云,淡至一丝的阳光也被遮住。天空黑压压的,一副风雨欲来的景象。
苗木看着天空愈加阴暗,刚准备告诉狛枝赶快一起去避雨。却想起狛枝的工作似乎还没有做完,
再结实的证据,等暴风雨来了也抗不了多久。苗木不由的扯了几下狛枝的警服下摆。
就在苗木想开口的时候,云雨似乎没有打算给苗木,或者说狛枝补救的机会。
原本湛蓝的天空一瞬间就变得灰暗阴沉,风转而变为了狂野的暴风。就像一匹被激怒的野兽,想要撕毁眼前的一切。雨滴也淅淅沥沥的落下,打在原本该被阳光照耀的青叶上。有些脆弱的叶,却是直接被打落到了地上。
狛枝看着眼前的雨似乎仍有愈下愈大的趋势,便匆匆脱下警服挡在自己和苗木的头顶。
大概算是苗木和狛枝共同幸运的结果,虽然淋了不少雨,但是却在小雨转为大雨之前跑进了附近的一家便利商店。
还得多亏苗木之前扯着狛枝走了走,不然他们现在说不定还没找到可以避雨的场所。
便利店是那种玻璃门的类型,苗木先向便利店的主人,那是一个年级稍长的阿姨。苗木向她表明了希望避雨的意愿,而她马上就同意了。
她给了苗木两条毛巾,苗木还向对方借了条毯子,毕竟狛枝的外套早在来的时候就打湿了。在简单谢过对方后,苗木擦着头走向狛枝,同时把一条毛巾也递给对方。
苗木匆匆擦了擦头,似乎是打算把毯子亲自为狛枝披上,不过身高的差距让苗木虽然能够的到了狛枝的肩膀,但就是披不上去。
而狛枝则是笑盈盈的看着苗木捣鼓,毕竟他现在的所作所为还是很可爱的。
等终于给狛枝披上了那个毯子,苗木也想起来询问狛枝的工作,毕竟雨已经下了,而且隐约有变为暴风雨的意思,回去探查是不可能了,约会也不可能了。
狛枝之前过去跟他聊的时候,苗木询问工作。狛枝可是说还有一点工作没有做完 ,这样,万一狛枝因为他丢了工作呢?苗木皱了皱眉。
看着苗木微皱的眉头,作为自己这位伴侣的恋人,狛枝稍一想今天的事情就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,于是把苗木抱进怀里说
“好了,苗木君不需要这么担心的。让身为希望的苗木君肯为我做这么多我已经很开心了。为了苗木君,如果被开除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哦。”
“狛枝君都到这样了就不要这么说了啦!”
狛枝抬手抚平苗木皱起的眉头,同时又轻笑着,看着苗木这次虽红了脸,但依然掩盖不住那份担忧,很快又皱了眉头,他才不急不忙的说到
“我的那份工作是真的没做完”
说罢,他看了看苗木,对方显然知道他的话还尚未说完,虽带着担忧却没有失控。
“但只是报告还没有做完,现场我已经做完了”
这时,苗木皱起的眉头才终于平缓,随后,狛枝却是感觉到苗木缩在自己怀里不动了,只能感受到对方平稳的呼吸。
“苗木君?苗木?诚?”
狛枝又轻叫了几声苗木,而对方只是动了动,在狛枝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。
想了想,苗木刚做完工作便急忙来找自己,随后和警卫的聊天也是聊了不短的时间,应该也是站了很久。等自己过去,却又轮上下雨。再加上对自己工作的担心,此时终于都结束了。苗木自然也是困了。
理清后,狛枝心疼的看着苗木,虽然自己很想让对方发出更耀眼的希望的光辉,但是现在,苗木先是他的恋人,而后才是希望。
向老板娘询问了可否借椅子坐坐,得到同意的许可后。狛枝搬了两张椅子,把苗木放在一张,随后便是自己坐下,让苗木枕着自己的大腿,把毯子给苗木盖上。
听着窗外清脆的雨声,狛枝看着苗木,不知不觉也倚着椅子睡了。
这一觉,本来浅眠的两人都睡的特别熟。
为什么呢?大概是因为身边人熟悉的气味令人安心罢。


废话:
其实我个人感觉狛对希望的热衷对苗大,但我私心是希望狛更爱苗的。而且我对狛苗的性格把握不好,因为玩完二代之后我真觉得狛就是个疯子哈哈哈…而一代也是只看了动画,游戏才打一半,所以我会努力的!
最后…留,留个小心心好不好qwq如果小心心多我就努力一个月一篇!(缩)

雪香,处女文

果三和平设定,ooc严重,基本小学文笔,语文老师看了想打人
太阳初升,清晨的露水还在叶子上要落不落的挂着;几片只属于附近桃花林的桃花瓣悠悠飘来,总算是刮落了这滴露水,掉落在地上碎裂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而造成了这一切的两人还在桃花林里练剑呢
菠萝吹雪轻松的使出黯然销魂剑法,却见面前的橙发男子头一点一点的仿佛马上就要睡过去了一般,快速的伸手在那橙毛上摸了一把,随后便装作没事发生的样子一脸严肃
橙留香头被摸了不气也不恼,原因无他,太早了啊,自己想睡觉啊!
“菠萝吹雪……哈……再睡一会吧?哈……我好困啊……”
“不行,好不容易有点时间,再说了,是你昨天要求我教你的啊?如果半途而废,怎么算是英雄?!”不行,要是这就回去睡,自己还怎么看橙留香这么可爱的样子啊?!
果然,听到英雄这两字,橙留香马上来了精神
“好,来吧!哈……我会成为大英雄的!”
菠萝吹雪悄悄伸手在身后比了个耶,同时暗暗感慨橙留香的智商,明明他现在已经是个人人崇拜的英雄了。
一阵微风拂过,卷落几片以及更多的桃花,零零散散的落到地上;还有几片落在了橙留香的头上。
上面残留的花粉慢慢,慢慢的掉在橙留香的脸上,堆积成一块异于皮肤的黄色斑块。
菠萝吹雪看着好笑,又看橙留香这毫无察觉的模样,轻轻伸手拭去爱人脸上的花粉同时在对方耳边说到
“橙留香,我爱你”
“哦”正在专心练功的橙留香下意识的回了菠萝吹雪一句,看着对方调笑的神色,才发觉对方刚才说了些什么,脸上发红。
菠萝吹雪总是这样,看自己迟钝,就总是这样欺负自己!
“橙留香?笨蛋橙留香!回神啦!你这步又错了!诶呀,还是我手把手教你吧!”
听到这句刚刚回神时,就见菠萝吹雪从后方环抱住自己,对方的手也轻轻放在自己手上,菠萝吹雪的皮肤很白,像女孩子一样,可占据主导地位的从来不是自己,兴许是自己和外面说的一样,太迟钝,但不是。橙留香很心细,也很温柔,只不过他自己挡住了这一切,用一个开朗的外壳挡住自己,直到遇见菠萝吹雪,他就像见过自己一样,懂自己,自己的一切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一般。
思绪很多,很乱,可是在外界却连一秒也不到。
橙留香看着菠萝吹雪牵着自己舞出的剑法,突然有点开心,开心这样的对方会喜欢自己,也感谢对方不嫌弃自己的“迟钝”,其实菠萝吹雪喜欢自己,橙留香是能察觉到的,只是橙留香害怕,害怕自己伤害了他,橙留香,从来都不迟钝……

感受到菠萝吹雪又在自己头上摸了一把,这次清醒的他狠狠瞪了一眼那个装作没事发生的家伙
算了,这样,也不错啊!